欢迎来到"纵享怡月月子会所"官网

栏目导航
新闻中心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
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 》火了 可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20-02-04 13:32

视频加载中,请稍候...

play 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 都在这支视频里了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来源:剁椒文娱(ID:ylwanjia)

“回形针是你的当代生活说明书,我们研究摄像头、冥币、垃圾短信和你拉的屎。”这是科普视频频道“回形针 Paperclip”在B站上的简介。

2月2日,由回形针团队制作的科普视频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 》在全网刷屏。这支视频在10分18秒的时间内,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发生和传播,死亡率和传播速度,以及如何降低被感染的可能性等知识,以极高的信息密度,进行了全方位的科普。

在被模棱两可的信息充斥的几日,这部科普视频以冷静与克制,可视化的详尽数据和缜密的医学知识,给恐慌中的人们注射了一针安慰剂。

截至发稿前,该视频在微博上有超过8000万次的播放,转发量超过68万,全网播放量已超过1亿。

更让这个很多人心目中的“宝藏博主”出圈的,是这部视频结尾的几句话:

我们之所以赞颂勇气,是因为我们人类总是在明知风险的时候,仍然选择做我们该做的事情。

最后,我们看一眼这场肺炎的主角,这个直径在0.1微米左右的畸形圆球。可怕吗?……其实也没那么吓人。如果我们被这个吓到,吓到要锁死来自武汉的邻居,吓到要攻击陌生的求助者,吓到要以谣言的名义让大家不敢说话,那才是真的吓人。

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。

在视频的背后,是制作人吴松磊和团队的几位成员在粉丝的“催更”下,熬夜赶制的结果。

1994年出生,被网友评价拥有一张“扑克脸”和理科男木讷男声的吴松磊,领导着“回形针Paperclip”20人的团队。

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工程管理专业的吴松磊,在2015年大学毕业之后,就开始了做严肃知识类短视频的道路。看到当时的短视频频道“一条”在风口上尝到了甜头,吴松磊尝试着做了一档叫“面壁实验室”的视频节目。

而后,吴松磊受到大象公会的邀请,在那里做起了内容。在2017年,他和“混乱博物馆”的前馆长刘大可一起,成立了大象公会内部孵化的视频项目“混乱博物馆”。

后来,在2017年年底,就有了脱胎于“混乱博物馆”的“回形针PaperClip”。2018年3月,吴松磊正式将回形针划分出来,成为了一家独立运营的新公司,专注于严肃知识类视频的制作。

2017年11月30日,回形针发出了第一条视频。两年多来,他们生产了约125条科普短视频。从《如何做一根懂事的路灯?》《如何为十三亿人调度列车?》,到《原子弹制造指南》《造假币为什么这么难?》,他们希望在几分钟的时间里,能用硬核的知识,缜密的推断,清晰地展现一个事物的工作原理和运转逻辑。

这家公司活得怎么样?12月31日,回形针发布了以《 2019 年回形针赚了多少钱?》为题的视频。视频用同样可视化的制作方式,详细地披露了公司过去一年的数据:收入597.2万,支出414.4万,净利润182.8万,收获了全网超过680万的关注者。

虽然这一年由于粉丝渐多,引来了更多的广告商,但由于公司在扩充,一个能容纳60个工位的新办公地址,扣除半年房租、61.7万的押金和大概80万的装修费,他们最后还是亏了大约10万块。

吴松磊在视频中说:会赚回来的。

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爆红之后,会带来严肃知识视频的春天吗?吴松磊不确定。

他在视频中透露,现在团队主要靠广告定制,但为了将来更长远地发展,他们会在今年春天上线一个付费类的交互视频项目。“还是一个挺试验性的东西,会用一种更复杂也更直观的方式,去呈现一个具体问题的逻辑。”

而关于内容付费,吴松磊认为,现在生意比较好的,还是类似于“得到”这样的音频课程,或是“5块钱可以买部片子”的网络大电影。“我们其实在探索的是一种更严肃的视频内容付费方向。我也不确定以后会怎么样,有可能会失败。”

关于爆红和未来,我们和吴松磊聊了聊。

剁椒娱投:剁主

“回形针 Paperclip”制作人:吴松磊

这期视频是怎么做出来的?

剁主:你们做这条视频,是团队里哪些成员主导的?大家都做了哪些知识方面的准备?

吴:主要是我在写稿,然后还有两位同事帮我做了一些校对和资料整理工作。

我主要是看医学期刊的网站,主要是柳叶刀和 NEJM,最主要的就是六七篇。

有一些其他的细节,比如飞沫核的尺寸,喷嚏的完整过程,病毒在体外的存活时间,又陆陆续续在知网上看了一些资料。有国内的论文,然后知网上面通常会有论文引用,会引用到一些国外的论文,也会看。

剁主:你们是从哪一天开始就是决定要做这个视频的?

吴:我自己是从1月27号开始写稿子的。

我倒也没有那么强烈的动机,就觉得这还挺适合做成一个视频,来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最早其实是有很多我们自己的观众写很多的留言,希望我们来做一期视频。

我们一开始想做的是口罩。大概查了一些关于口罩的资料和论文,发现其实口罩也没有那么重要的,还是要解释一下完整的传播机制是怎样的,然后才能去解释怎么样去防护。

从1月27日开始写,到2月2日发布,是加班加点做出来的。我们每天做到凌晨四五点,然后会去休息,早上12点醒来再开始。

难易程度跟我们平时的视频差不多。我们平时一期节目要做至少2周的时间,文字稿就要1-2周,从文字稿变成视频还需要1-2周。

剁主: 这条视频之后,收到了什么印象比较深的反馈?

吴:倒没有什么,我印象比较深的反馈当然就是像方舟子老师这样的。

剁主:你觉得这个事情研究到什么程度,我就可以开始做视频了,这个终止点你是怎么决定的?

吴:会有一个我们大概需要搞清楚的问题,然后只要能回答这些问题,差不多就可以开始做了。比如说一个完整的传染机制,和传播过程当中的一些细节。例如打喷嚏的时候,你的喷嚏产生的飞沫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构,怎样进行传播,什么样的大小;对于口罩,你肯定需要了解口罩在面对不同尺寸飞沫时的威力,不同的防护效果和其中的差异。

关于质疑:工程管理毕业的,来做生物科普视频?

剁主:这次新冠状病毒的视频出来之后,引发这么大的反响,什么感受?

吴:我没想到会传播这么广,感觉压力很大。压力就是总担心视频有什么错,或者说是做的不好。因为有这么大的播放量,其实是一件很吓人的事情。

剁主:但得到大流量终究还是一件好事吧?

吴:这就是我自己作为一个内容行业的创作者比较矛盾的地方。因为我个人其实并不喜欢这么大的曝光,但是我们的工作又需要有一个好的数据,一个好的播放量。

所以从工作角度,当然是一个好事,但我自己会因此收到很多消息。我是一个不太喜欢社交的人,或者说不太想成为一个网红。

剁主:网络上有一些人质疑你的专业性。比如方舟子在Twitter上发表的这个评论:

吴:有的人有的地方说得有道理,大部分说的是没道理的。有些地方我们确实应该解释得更清楚,做一些补充性的解释。

剁主:比如他说“看到开头说冠状病毒通过口腔黏膜上的ACE2感染人体,”就看不下去了。

吴:这个就是表达不准确的地方。ACE2 也应该是 ACE2 受体,但是结合视频上下文也可以理解。

新型冠状病毒当然会通过口腔黏膜感染,这个是毫无疑问的,我们和丁香医生也做了这方面的确认。但是它也有可能被你吸入到更深的地方导致感染,比如在支气管或者是肺部。这个是需要补充说明的地方,但是视频里面的表述也是没有问题的。

剁主:还有他转发的这个人说,你连飞沫传播和空气传播都没有搞清楚。

吴:这是我录音录错了,你看我们视频的文字稿里面写的就是飞沫传播,然后录音的时候我读成了空气传播。

剁主:还有人质疑你是工程管理专业毕业的。

吴:哈哈哈哈哈……这个蛮好玩的。我倒不是很在意,这个无所谓。

剁主:以前有人质疑过你的专业性吗?

吴:没有。其实怎么说,我们讲的也都是很基础的东西,甚至我觉得没有到大学的水平,很多都是很基础的高中生物课。

回形针 Paperclip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团队?

剁主:为什么叫回形针?

吴:随便想的,没有任何的由头,就觉得这个名字还行。

剁主:一周两更,一个节目就要花2-4周的时间,标准化运作的方法论是什么?

吴:我们会分成很多个小组,每组可能就三四个人做一期。

剁主:团队里面现在有20个人,文字作者有五六个,剩下的都是什么样的职位呢?

吴:剩下的就是我们的视觉设计师和动效设计师,然后有三位模型师,三位负责开发产品和网站开发的同事。

剁主:大家以前的教育和从业背景都是怎样的呢?

吴:什么都有吧,但是理工科的背景会偏多一点,然后更多的是偏科技。科学爱好者会比较多。

剁主:平时做一期节目要经过怎样的流程?每一期的选题是怎么决定的?

吴:先进行资料整理,做成文字稿,然后根据文字稿去做分镜头,再做成视效,最后合成视频。

每一期选题都是大家乱想的,比如说一个作者他想写一个关于织毛衣的,我就说:好。没了。

剁主:做一期节目的成本大概要多少钱?

吴:其实也没仔细算过。我们过去一年做了80支左右的视频,然后花了400多万,差不多就是这样。 (根据回形针12月31日发布的视频《 2019 年回形针赚了多少钱?》,回形针的支出为414.4万,平均下来一支视频的成本约为5.18万。)

相较于其他的视频节目来讲,成本还是挺高的,但是如果让其他视效团队来做的话,成本肯定更高。因为我们有一套相对来说比较标准化的制作流程,速度就挺快。

剁主:有遇到过放弃的选题吗?觉得太难了。

吴:倒没有放弃,只是说一直没有时间去把它写出来,没有时间把过程给梳理清楚。比如说我们有一个话题是关于理发师怎么理发的,我看了好几本书,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把稿子给写出来,因为他确实很复杂。

复杂在于实操跟理论的差距非常大,又没有相关的学术论文,基本上都是一些培训教材。怎么样把一个培训教材的内容变得有逻辑和专业化,是有难度的。

剁主:你们对于广告商有什么样的筛选标准?你们正在接触什么样的广告商?

吴:标准就是真的有一个言之有物的技术可以让我们来讲。

主要是一些科技类的客户,包括手机、数码、家电,还有一些to B的客户,比如电池的生产商,风能发电机的生产商。

剁主:你以前说广告商不喜欢严肃的广告内容,现在他们的态度有所转变吗?

吴:现在都还挺接受的,我们广告已经饱和了,接不过来了。我们现在单只广告的合作费是40万左右。

广告商通常不会改我们的稿,但希望我们更硬核一点,把他们讲得更专业一点。